【惠州文脉】-“一从坡公谪南海,天下不敢小惠州!”苏轼给惠州带来了什么?

No Comments

【惠州文脉】?“一从坡公谪南海,天下不敢小惠州!”苏轼给惠州带来了什么?
去过一个城市,总会留下一些直观形象,或明晰,或含糊。说到惠州,你最早想到什么?问过许多人,答复收支不大。那便是:苏东坡、西湖、罗浮山东坡祠门前的苏轼像图/陈骁鹏王锭铨苏轼,这位900多年前的宋代大文豪,当年因政治失落,被贬谪到惠州这个南边小城。从此,他成了这个城市的文明手刺。一从坡公谪南海,全国不敢小惠州!清代诗人江逢辰的这句话,归纳出了惠州人的文明自傲,那是苏东坡留给这座城市的千年荣光!在第十届(惠州)东坡文明节(2019广东旅行文明节)开幕之际,让我们回望苏轼在惠州的身影,感触他留给惠州人的深远的影响苦涩心境:苏轼的惠州缘起苏东坡与惠州的缘起,说来真是五味杂陈。在中国文明中,苏轼是人气十足的大文豪,但他的人生却并不满意。因卷进王安石与司马光的政争,苏轼终身跌宕起伏,宦途非常崎岖。他曾三次在朝廷为官,春风得意时八个月内被擢升三次,官至兵部尚书和吏部尚书;失落时三次遭贬外放、流离失所,直到生命终老。千年之后回望这位前史巨人,仍令人唏嘘不已。想当年,从蜀地眉山走出来的青年才俊苏轼,凭着横溢的才调和崇高的报国志趣,宦途也顺畅了几年。不过,文人性情及其张扬的特性,总算以文获罪,因乌台诗案坐牢,第一次跌到了人生低谷。政局变幻,元祐八年(1093年),掌权的北宋宣仁太后逝世,宋哲宗亲政,这是苏轼又一段崎岖进程的开端。哲宗启用新党,尽逐元祐大臣。本就站在新旧两派之间的苏轼,不免遭受架空。绍圣元年(1094年),在政敌报复下,苏轼被冠以讥讪先朝的罪名,贬为知英州(今广东英德)。这一年他现已59岁,流离失所的贬谪路上,不免心境暗淡。被贬的苏轼沿水路南行。纪录片《苏东坡》视频截图图/央视那时的岭南,在华夏人看来,瘟疫、瘴气盛行,蛇虫出没,是十足的荒蛮之地。许多被贬谪、放逐到岭南的文人、官员,都写下遗书、组织后事,计划着埋骨于此了。祸不单行,就在他前往英州的路上,再次被贬为远宁军(今广东普宁)节度副使,惠州安顿,不得签书公务。他只得脚步踉跄着持续南行。苏轼一贯旷达,但那一刻也不免抑郁。他在《被命南迁途中寄定武同僚》诗中感叹道:人事千头及万头,得时何喜失时忧。只知紫绶三公贵,不觉黄粱一梦游。适见恩纶临定武,忽遭分职赴英州。南行若到江干侧,休宿浔阳旧酒楼。浔阳楼在江西九江,是当年白居易被贬官的当地。苏轼此时想到白居易,可见其天边流浪之感。南行路上,苏轼还想到另一位和他境况附近的古人,那是唐代的韩愈。当年韩愈被贬潮州,蹙蹙怨嗟,有不胜之穷愁行于文字(欧阳修《于尹师鲁第一书》)。苏轼抑郁、绝望的心境,在《到惠州谢表》中流露了出来:以瘴疠之地,魑魅为邻;衰疾交攻,无复首丘之望。不过,暗淡的南行路上,仍是有一抹亮光的。尽管遭贬,但他究竟仍是名满全国的大文豪,一路上爱慕者不少。尤其在清远,他遇到了顾秀才。顾秀才传闻他的被贬之地,就向他热心肠介绍了惠州景物之美。失落之人易满意,那一刻的小惊喜,已让苏轼溢于言表。他写诗记载:处处聚观香案吏,此邦宜住玉堂仙。对惠州的神往使他开端有了陶渊明挂冠归隐的愉快,他还预备着要去罗浮山寻访葛洪了!葛洪当年隐居的罗浮山,冲虚古馆已入列全国重点文保单位图/惠州新闻网在翻山越岭、舟车劳顿之后,苏轼总算抵达惠州。还没下船,热心的惠州人已聚在码头欢迎他。其时的惠州主政者詹范对他也很不错,把其时招待朝廷官员的合江楼给苏轼住。惠州没有孤负他的神往,他也对此表达了欣喜和欢欣。海山葱曨气佳哉,二江合处朱楼开。蓬莱方丈应不远,肯为苏子浮江来。(《合江楼》)便是这样,惠州走运地迎来了给本地文明带来无限荣光的大诗人。远处为后来重建的合江楼图/郑志强寄情山水:西湖畔的乐与痛大文豪的到来,惠州另一个文明符号也开端闪亮,那便是西湖。向窘境中的苏轼打开温暖怀有的,不止有在此地的官员,及憨厚仁慈的惠州人,还有风景俊美的惠州西湖。其时还不叫西湖,而叫丰湖。苏轼曾任杭州太守,杭州西湖的美名和大文豪的声名相辅相成,水波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,苏轼成果了杭州西湖,杭州西湖也成果了苏轼。多年后带着杭州西湖夸姣回忆的苏轼来到惠州,也倍感惊喜地喜欢上了比杭州西湖大两倍的惠州丰湖。有文人情怀的他爱游山逛水,丰湖边留下了他密密匝匝的脚印。他不只白日游西湖,兴致一来,夜晚也出游。这写进了他的诗文:予尝夜起登合江楼,或与客游丰湖,入栖禅寺,叩罗浮道院,登逍遥堂,逮晓乃归。并诗云一更山吐月,玉塔卧微澜。(苏轼《江月五首(并引)》)泗洲古塔/材料图后人云:东坡处处有西湖。而惠州西湖的得名,其实就和苏轼有关。惠州丰湖坐落惠州老城之西,苏东坡习惯地(也可能是故意地)称之为西湖。刚到惠州不久,他就在一次游湖后,颇带醉意地写道:愿望平生消未尽,满林烟月到西湖。《赠昙秀》诗云人世胜绝略已遍,匡庐南岭并西湖。西湖北望三千里,大堤冉冉横秋水。再后来他的诗文中屡次出现西湖叫法。已然苏轼都这么称号,惠州人天然乐见其成。南宋之后,人们广泛将惠州丰湖称为西湖。曾写出《东坡寓惠集》的明代大学者张萱诗云:惠州西湖岭之东,标名亦自东坡公。惠州西湖因苏轼得名,也因苏轼而扬名。经他诗文颂扬,惠州西湖完结了从民生工程到风景名胜再到文明遗存的进步与过渡。其实在前史上,与惠州西湖有关的名人不计其数,名声较大的就有杨万里、文天祥、黄遵宪、丘逢甲等,但要说对西湖影响最大,仍是苏轼。清代学者黄安澜在其所著《西湖苏迹》中称:西湖山水之美,藉(东坡)品题而愈盛。当然,苏轼在惠州的日子也并不都是诗意的。对他冲击最大的,便是他的爱妾王朝云的病逝。在他被放逐前,他的前两任妻子均已逝世,王朝云名义上是他的侍妾,实际上是他流离失所中照料他日子、给他心灵安慰的人。回想20多年前,苏轼和王朝云正是在杭州西湖上相识、钟情,将之收为侍妾。现在在另一个西湖,斯人永诀。他怀着心里的悲苦和孤单,将朝云葬在了惠州西湖边的孤山上。西湖边的苏轼与朝云雕像图/夏杨永久葬在惠州西湖边上的,是苏东坡心里的柔情,也是他人生夸姣的回忆!他们的爱情传奇,也成了留给这个城市的文明财富。还有个不满意的事,便是善待他的主官詹范要调离,增添了他贬谪日子的感伤,想着新来的当地官未必会对自己这么好,加上朝局改变,他简直灰心丧气,不得不为自己的未来计划,决计搬出合江楼,已买白鹤峰,规作终老计(苏轼《迁居》)。白鹤峰的苏东坡新居,在全国范围内来说,是仅有有据可考东坡亲身筹建的房子。尽管地上修建屡经损坏,但故址一向清晰,至今东坡井等前史遗存犹在。东坡新居改成了东坡祠图/陈骁鹏民本情怀:窘境中的赤子心苏轼在中国是大名人,这不只因为他的文艺成果,还有他的民本情怀。从青年到晚年,从庙堂到乡野,他脚印所至,都鞠躬尽瘁为民众就事。在惠州时,他仅仅节度副使,不只官位卑微,而且作为贬官,也毫无职权。但就在这样的窘境中,苏轼的民本情怀和赤子之心仍在亮光。苏轼在惠州时做了哪些事?现在公认的有几个方面。一是他协助当地民众进步生产力。他看到当地民众的插秧技能和东西落后,就制作插秧船图形,命工匠制作,加以推广应用。他在香积寺看到溪水落差较大,就规划了水碓水磨,给民众用来舂米、磨面,还研磨香粉。二是他看到民众弹尽粮绝,便处处网罗药品为人看病。三是想方设法化解当地对立,他向外界写信,经过自己的联系处理惠州戎行抢占民房的工作。还有便是对惠州西湖的民生改造。惠州文史学者王启鹏在其作品《苏东坡寓惠传》中写到,苏轼到惠州不久,发现惠州城四面环水,民众收支不方便,所以向主政官员提出了两桥一堤的惠民计划。和在杭州时不同的是,那时候他有职有权,修建湖堤并不难。但在惠州,他也只能供给主张,并多方奔波促进此事。不只提主意,还不遗余力。为了筹钱,苏轼把皇帝御赐的犀带都拿出来了。不只如此,他还写信求助,远在千里之外的弟弟苏辙,也捐出了御赐的黄金为惠州改善民生。《东坡劝农图》雕像图/陈骁鹏王锭铨苏轼凭赤子心为民众干事,他遭到惠州民众的敬爱和慕名。有个故事很有意思,文学家洪迈记载,南宋高宗绍兴二年,赣州一伙伏莽掠夺了惠州城,一起放火燃烧归善县,但对苏轼新居没有任何损坏。实际中,惠州是苏轼的遭贬地,是痛失爱人的伤心肠,但在苏轼心里,这儿成了他的又一个故土,这儿有他挂念的西湖风情和父老亲人。仅仅,就在苏轼做好物质和精力上的预备,要以此为家终老此地时,命运再次给他开起了打趣。宋绍圣四年(1097年),苏轼再次遭贬,这次是更远的海南儋州。苏轼走后,惠州人将他在白鹤峰的房子改建成了东坡祠,这成了后世惠州的人文地标。1101年,遇赦北返的苏轼,病逝于常州。晚年回望来路,他留下了闻汝平生功业,黄州惠州儋州的自嘲之语(苏轼《自题金山画像》)。他永久地走了,却把一段厚意和爱恋,留在了惠州,直到今日!东坡父子团圆雕像图/陈骁鹏王锭铨千年光辉:文明的空前高度就像韩愈之于潮州相同,不虚南谪八千里,赢得江山都姓韩(赵朴初语);苏轼之于惠州的含义和影响,也是空前绝后、无人能及的。不过,带给惠州华夏文明和影响的,不只有苏轼,最早的也并不是苏轼。在苏轼之前,就有北宋名臣陈尧佐来过。他于宋咸平二年(999年)以太常丞典惠阳郡,他热爱惠州溪山胜景,在府署东侧临江处筑野吏亭,并再三题诗。后来他入宰朝廷,与来宾论全国奇胜必称惠州山水。但真实让惠州名扬全国的,仍是苏轼。在这儿,他不只留下了东新桥、西新桥、苏堤、新居和朝云墓等遗情遗物,以及合江楼、泗州塔、嘉佑寺等一批因他的吟咏而名声大震的物化遗存,还留下了绚烂的文明遗产。他才调横溢,所到之处必题写诗词。短短两年多时刻里,他写下了580多首(篇)诗词、散文和序跋等。其中最知名的,要数《食荔枝》诗:罗浮山下四时春,卢橘杨梅次序新。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。这成岭南景物千年不变的最佳广告词,至今妇孺皆知!苏轼食荔枝像图/陈骁鹏王锭铨借苏轼之笔名扬全国的可不止荔枝。细心人计算,苏轼笔下出现过果蔬、花草、禽鸟、美酒、杂食等,有一些还重复赞叹。在古代,没有哪位作家能如此广泛、精确,充溢爱情地书写岭南山水景物和世态人情。苏轼好游,两年多时刻里,他的脚印广泛西湖遍地,还有罗浮山、香积寺、佛迹岩、九龙潭瀑布等,岭南山水景物借着他的华彩文笔走出岭南,走向华夏,走向帝都,走向中国文明深处。从此岭南给人的形象,再不是蛮荒瘴疠,而是佳果飘香、人文丰茂!即使在他死后,千年以降,苏轼的诗文,一向是岭南文明在华夏地区传达的载体。原本不了解、不认可岭南的人,看到苏轼的激赏,也就有了对它做进一步了解的兴致。更重要的是,苏东坡还给惠州人带来了比肩华夏地区的文明审美,惠州士子们从他傲岸的品格和优异的作品中不断罗致思维能量,开阔了视野和心界,逐步建立起了连续千年的文明自傲和进取精力。雄视千古的大文豪图/陈骁鹏王锭铨在苏东坡死后,惠州山水景物也更添了灵性;他留下的敦优待民、重教兴文的理念,也沉积出了惠州千百年崇文厚德、容纳四海的文明习尚。清代诗人江逢辰的总结很到位:一从坡公谪南海,全国不敢小惠州!是啊,自从苏轼来了惠州,惠州人的脸上弥漫起了自傲的浅笑。这种自傲来自文明深处,这正是苏轼之于惠州的重大含义,也是惠州人代代慕名、感念苏轼的重要原因!【学者访谈】申东城:苏轼留给惠州丰盛的精力文明遗产嘉宾:惠州学院教授、惠州市东坡文明协会副会长申东城金羊网记者黄翔宇金羊网:作为一个东坡文明研讨者,您以为苏轼给惠州带来了什么?申东城:这个问题主要从两个方面来说。首先是惠民行动,说到苏轼我们立马会想到他的文学成果,可他为惠州做了不少奉献。苏轼是贬官,除了俸禄待遇,没有实权了,许多工作不好做。可是他和许多官员和各界人士联系都很好,所以他凭借这些人的力气,仍是为大众做了不少实事。而这些工作,暗地倡议和推动者都是苏轼。比如在农业税收方面,他提出了赋税自便,给农人带来了实惠;博罗的兵营之前和大众的房子在一块,苏轼给他们分开了,部队有独自的属地,这促进了惠州社会的安稳;此外,他还使用从黄州带来的技能帮老大众改善耕具等。其次,最主要的是文明方面的影响,苏轼提升了整个惠州的文明自傲,他的到来,及在惠州的两年多日子,丰盛了当地的文明沉淀和见识,惠州今日敢说自己是文明名城,和苏轼是有很大联系的。苏轼是惠州的一张文明手刺,他给惠州带来的东西,既有官方的,也有民间的;既有其时的,也有现在的;既有空间的,也有时刻的。东坡居士像图/陈骁鹏王锭铨金羊网:惠州人对苏轼是一种什么样的爱情呢?申东城:惠州人对苏轼的爱情很丰盛、很深沉,喜欢他、慕名他,也必定他、学习他。苏轼作为一个文明名人,刚来惠州时老大众跑去迎候他,这让苏轼很意外,因为自己个贬官,没想到惠州人这么尊敬他。光是对文学家的崇拜,苏轼不行能在今日还对惠州影响那么深,正是因为苏轼在惠州的惠民行动,很接地气,老大众对他很亲热、很喜欢,后来建祠堂留念他。金羊网:苏轼后来又被贬海南,他走后给惠州留下了什么?申东城:惠州现在的东新桥、西新桥、苏堤,以及他亲手建的房子,还包含一些惠民工程的遗址,这都是苏轼留给惠州的、肉眼可见的遗产。在精力上,苏轼那种心里刚强、达观放达、无私奉献、为民考虑、崇高正派的精力,直到今日也一向被学习、被必定。金羊网:现在人还在学习?申东城:是的。苏轼身上所包含的廉政文明、民本思维等,什么时候都不会过期。东坡文明协会里有些企业家,正在做东坡研学之旅项目,还在预备拍纪录片《苏东坡在惠州》,都是为了传承这种文明和精力。金羊网:苏东坡在惠州期间,除了我们所熟知的诗文创造,学术上做了什么?申东城:苏轼被以为是蜀学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。蜀学以儒为宗、兼融释道,这在苏轼身上得到了很好的出现。苏轼有一本经学作品,叫《东坡易传》,最终是在海南儋州完结的。应该说,他在惠州期间,正处在研讨过程中。制图/杜卉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